服务热线:400-2234-882
电  话:0512-67845615
传  真:0512-68465415
手 机:13815646878
联系人:黄主任
地  址:杭州浙江东仪路1358号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自助服务 >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 未知 admin
 
  
  
  我于9月30日确诊患了乳腺癌,必须入住院手术治疗。
  
  吓死啦!恐惧令我口干舌燥,浑身发软。不仅国庆节没过好,节后的十几天更是难熬!然而,这都是多余的,只是自己吓唬自己而已。可是哪个癌症患者又没有这样的经历呢?
  
  10月15日我住进了国家一流医院——天津市肿瘤医院。入院后开了一大打子检验单子,在老伴,女儿和大我五岁的姨表姐(她是大夫)的陪同下,整整折腾了一天,作了全身全面的检查。
  
  16日早晨净皮洗澡后穿着手术服,由麻醉大夫搀扶着我走进了手术室,上了手术台先是局麻小切作病理化验,确认是恶性肿瘤后大切,我需要大切。11点我再次走进手术室,站在手术台前,瞪大了眼睛扫视一周手术室里十几位无一不戴眼镜的白大褂们。他们身着翠绿色的手术服,各个光膀露臂,此时的他们在我眼里都像是屠夫。一个离我最近的大个子男大夫,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脱掉上衣,上床!”我将目光集中在他的脸上,一动不动,不执行他的命令!扶我上床的女医生好像钻进了我的心里,对我说:“大娘,没事,睡一觉咱们就回病房了。”“哼!敢情不切你的肉!”我在心里和她这么对么着。我的上衣被身后的大夫被动的脱掉了,吓吓叽叽的我,战战兢兢,无可奈何,万般不情愿地将右腿迈上了手术台,医生麻利地将我的左腿和右腿并拢,向左调了一下臀,开始输麻醉药了,全麻。开始我还能听见大夫们叽叽咋咋的说着什么,渐渐的,渐渐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就在我麻醉昏迷中,外科医生将我白白胖胖的左乳房和腋下部分淋巴给切除了,我只落了个不知缝了多少针的一尺多长的伤口。手术进行的顺利,经历了一个小时,身上插满了管子。大夫们将我像抬死人一样的从手术台上抬到了平板车,由B座2楼手术室送到B座10楼重症监护病房,人们又像抬死人一样的将我从平板车上抬到了病床。这一切都是我苏醒后才知道的。躺在病床上看到别人被这样抬进来,护工说:“您也是这样进来的。”
  
  我醒了!睁眼看看天花板,没错,是我住院时住的病房。我斜眼想看看墙上的钟表,好知道自己是几点苏醒的,被一个白大褂挡住了看不见。我问:“大夫,几点了?”大夫回答:“两点。”我知道了,我是11点进的手术室,下午两点苏醒的,历时三个小时。开始体会一下感受吧,嘿!不痛不痒,我看着天花板笑了。要说不适,唯一的是一动不动的躺的时间长了,臀部有点膈得不舒服,我试着抬起左臀,左臀缓解。放下左臀抬起右臀,右臀缓解。我这样左右臀的轮换几次,感觉挺好。腃起小腿将双脚平放在床上,双臀微微抬起,感觉更好。稍微用力左右摆臀,感觉就更好了。一高兴,爱唱的我在心里哼哼了两句: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哈哈!
  
  我身上插的管子有:吸氧管,输液管,导尿管,引流管,心脏监护管,还有麻醉泵管,右臂带着一刻钟一自动测血压的血压表。管子虽多,却毫无痛苦。
  
  这真是:海天莉华真幸福,
  
  不痛不痒做手术。
  
  住进国家一流院,
  
  (享受)一流治疗一流护。
  
  回想我住院前,知道手术后要住三天的重症监护,恐惧的我心里想:唉!呦!喂!这三天重症监护怎么熬过来呦?要嘀嗒,嘀嗒......挨过三个24小时。事实证明三天的重症监护是享受了三天的一流护理。第一天输液不需吃喝,家属早中晚可探视。下午六点停液,护工将我扶起,说:“奶奶,坐起来坐会儿。”边说边划拉着后背,好舒服!摇起病床让我倚好,来!“喝点水。”我正渴,喝罢连声道谢!晚上洗脸,漱口,洗脚,输尿管消毒,全方位护理。21点打了一针止痛睡觉的针,美美的又睡了一宿。转天早晨,护工扶起扶坐洗漱,梳发,又是一通全方位的护理。家属送来早饭,我像饿狼一样的吃着。哈哈!还不挡吃喝。
  
  在重症监护的第二天通知我血糖10,新的麻烦来了。我已前血糖不高,这次手术是诱因,引发了糖尿病。
  
  手术后第四天我转入了一般病房,家属可以24小时陪护。三床标准间病房我在中间,左边是来自内蒙古的病友,右边是来自吉林的病友,全国各地的癌症病人都来这里就医。他们更不方便了,家属一人陪床,其他人要临时租房住。内蒙患者已六次来津六次住院,因手术后需进行半年的化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