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2234-882
电  话:0512-67845615
传  真:0512-68465415
手 机:13815646878
联系人:黄主任
地  址:杭州浙江东仪路1358号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自助服务 > 因为随着时代的变迁习惯了被人们赋予了多层的含义
因为随着时代的变迁习惯了被人们赋予了多层的含义 未知 admin
 
  我是枪手
  
  枪手这个字眼大家都不陌生,它既是褒义的,又是贬义的,而且还是中性的。每每在媒体上看到这个词汇,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因为我就在这真枪实弹的射击比赛中,真正扮演过一次名副其实的枪手。
  
  年终,全团进行的一次军事考核,每个连队必须达到满员。11发子弹,8次射击机会。其中有两个点射要打出5颗子弹。分为卧姿和立姿。评定方法,75分为优秀,65分为良好,55分为及格。55分以下为不及格,不及格的通常被戏称为光头射手。
  
  连队在下午时分被作训参谋带入射击场,分批进入指定射击位置后,进入射击状态。一声口令,枪声大作。场地飘散着浓郁的火药味,我是一号靶位,2号靶位是个老兵,3号靶位是个新兵。我一边射击一边观察3号靶位,令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是一个从四川彝族入伍的新兵,黑黑的脸庞,厚厚的嘴角,一米七的个头。给人一种少数民族善良淳朴的感觉。没有文化,而且普通话还说不好。很难交流思想。前两次的打靶都是因为他打个光头而拉了连队和班里的后腿。18个连队由第三名倒退到第十二名。连队对他也开过不少次小灶,进步很大,也掌握了基本要领,可是到了实战时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总摆脱不了那两次光头的阴影。我曾向连长请示过,调离本班。连长说,这可是个好兵。其实我也知道确实是个好兵。我有我的难处呀。你能不知道吗?
  
  我用心记着他的射击次数,算着他的环数。不时看着他,他的头上满是汗水,握抢的姿势都变了形。枪又响了,对面防弹沟的报靶员没有反应,天知道这一枪打到哪里去了。他还有一粒子弹,一个射击机会了,就算他打个十环,才53环。仍然是光头呀。
  
  我看了看周边情况,射击场上只有作训参谋。其他首长都在射击场后300米的观察室,报靶员是本团的通讯连。不懂射击原理。紧张,太紧张了。这时3号在向我张望了一下,我冲他微微一笑,就算是个鼓励吧,他会意的点点头。枪响了,报靶员用指示牌示意,好,8环。看样子他的情绪稳定了。这时指挥员发出了最后一分钟的指令。啊呀,我的连队我的班啊,不容多想了。我调整枪口对着3号靶扣动了扳机。9环。当我打完了这一枪,我浑身都瘫软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是成功还是噩梦还不得知晓。听天由命,毕竟我扮演了一次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连队打了个满堂红,告别了光头历史,团里评定连队又回到第三名。晚上没做什么布置,自由活动了。吃过晚饭,想着今天靶场上的情况,全然无事啊,呵呵,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呀。一股欣喜油然而生。自言自语的哼起了几句样板戏。。。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暗柳成行。。。。。。
  
  "二班长,连长请你到连部”。通讯员一个立正,郑重的通知我。“什么事,前天连长输了我两盘棋还不服气那”。说着随通讯员快步走到连部,“报告”“进来" 。立正,敬礼。一连串的动作。
  
  “知道为什么叫你吗。”我抬头看着指导员铁青着脸,连长却是笑容可掬。
  
  我有些纳闷,什么事啊。“不知道”。
  
  “在装糊涂”指导员接着说:“这次团里的优秀射击手怎么没你。”“73环,还低呀”我笑着回答。
  
  “你打了几发子弹”指导员紧追不舍。"8发呀”我理直气壮的说。
  
  “说的对,你打中了8发,那是你的点射打中了两发。你的靶实际只打了7个射击,最后一发你打在哪里了。”
  
  没有人泄密吧,我心里嘀咕着。看样子指导员好像什么都知道了,“说说吧”指导员指了指身旁的椅子,我坐下了。我只得从头说起。提到了连队提到了班。"我是为了连队的荣誉,不是为了自己。再说咱们这个新兵总该换个环境,不该总是生活在光头的阴影里吧。”我努力为自己辩解着。
  
  说实话,我实在不想当这个枪手,我知道部队有着严格的纪律,但是我从当兵的第一天,就有着一种超强的集体观念。总是有一股争强好胜不服输的劲头。这有什么,不就是自己受点委屈吗。当时在连队领导的面前,我还是承认了错误。求得了谅解。在后来的日子,我想了很多。。。
  
  “谢谢连长吧,如果不是他在给你求情,看在你日常的工作,你应该受到党纪处分。”说完,拍了拍我的肩,两个人哈哈大笑。“承认错误依然是我的好兵。”
  
  嘿嘿,真是一对好搭档,一个唱白脸的,一个唱红脸。
  
  最后我才知道,那次打靶是连长在团部立下满堂红军令状的,当时他们两个在观察所用望远镜看射击比赛。最关心的还是3号靶,他们比任何人都关心,都着急,两手都攥出了汗,没办法,已经无力回天了。在没有一丝希望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啊。那时指导员一拳打在连长的肋骨。可能用劲大了点,打得连长直叫娘,疼了3天。在打靶归来的路上,指导员说:是哪个小子干的,连长说:会是别人吗,你的爱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