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2234-882
电  话:0512-67845615
传  真:0512-68465415
手 机:13815646878
联系人:黄主任
地  址:杭州浙江东仪路1358号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图书馆吧 > 因为古代的诗人展现给我们的已太多太多
因为古代的诗人展现给我们的已太多太多 未知 admin
 
  望着绿峰围拢的天空,望着一幅幅的山水画,脑海中似曾有来过的感觉,“是梦境啊,是仙境,是心醉啊,还是醒,水迎山接入画屏。”这就是那曾经令多少人神往的地方。就是啊,山中有水,水中有山。诗的情调,如画的风景,令人目不暇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这里雕刻如此靓丽。如此的人文景观,不禁让我想起伟人那豪迈的诗句,“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再看身边的驴友们,都是瞪大了眼睛,唯恐疏漏每一处的精工细作。掏出相机,咔嚓咔嚓,留下这美丽的瞬间。是啊,把她放在心底,让它成为永久的记忆吧。
  
  在导游的引导下,一路走一路游一路讲,6天的时间,游访了坐落在桂林市中心以儒士道之和为主题的日月双塔,坐游船4个多小时游览了160里的漓江,和象鼻山九马画山有个亲密接触。桂林著名的岩洞、镌刻岁月沧桑、展现雪山飞狐的银子岩。还有如同坠入瑶池的冠岩。乘竹筏游遇龙河体会了一次冲浪的刺激,还有美妙绝伦的十里画廊和号称天下第一梯的龙脊梯田。。。
  
  尽管好山好水从眼前一次次闪过,心中的思绪逐渐增多,可是运用我手中的秃笔实在不能描绘桂林的美。因为古代的诗人展现给我们的已太多太多由此感到跃于纸上的文字是那么的苍白。是啊,桂林山水甲天下,那是名符其实的,那如梦如幻的山水就让它留在心中吧,作为一段美好的记忆。
  
  6天的桂林游,该是和她告别的时候了,我们坐上来时接我们的大巴车,向机场奔去。再见,和我们日日相伴可爱的导游小阿妹,再见,美丽的桂林。
 
  穿行在田埂的汉子
  
  有人道,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年复一年,花开花落,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日出耕作,日落归门,脚下这条生了根的路,不远不近,却是漫长。就像这四季的轮回。
  
  河边的老柳树枯了几年,今年树梢的枝头又添了新绿。大树的身后,还有几处润柳滋生。村后那土地,经过了几代人的开采,平了整,整了平,虽说旧貌换了新颜。但是那总体的轮廓依在,那条被拓宽了的水渠,清水还不紧不慢的向东流着。
  
  久经风雨的田园,纵横着一道道的畦埂,这是农作物的界限。好的庄稼把式,牵上牛,套上大梨,一个来回,几百米的地头,一条笔直的畦埂就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春播过后,田里铺上了绿色。埂东种玉米,埂西是高粱。唯独田埂依然露出润黄的面容。劳作休息时分,男人敞着胸怀,抽着旱烟,哼着小曲,头枕着畦埂重重的躺在田间,晒着足足的日光。女人们则躲在一旁,坐在畦埂上说着家长里短。
  
  改革了,分田到了户。时代变了,人也换了,就像是缘分,人们还是穿行那个不变的田埂。埂南姓王,埂北姓张。田埂的两旁种植者五花八门的农作物
  
  唯独那田埂,静静的躺在那里,面朝苍天凝望思考着。。。
  
  那年,麦黄的时候,一少年跑向了村部,递给书记一封招工简章。“您给我填一下。”书记反复看了几眼,一张白皙的面孔,瘦瘦的身材,圆圆的脸庞上架着银丝近视镜。“职业填什么呐”“农民啊”“哈哈,你也是农民,你也懂的五谷,知道农民的含义吗。”少年的脸红了,窘迫支吾着,我是农民的儿子啊。书记怜惜的看着他,这可是老李家的一颗独苗啊。“还是别去了,跟着我干吧。”少年挣脱了书记的手,径直走了。
  
  透过淡淡的炊烟,茫然可以看到村子的渠的一边有十几颗白杨,杨树的尽头一处坟冢,就是少年的爷爷,当年的老李头为了多挣下几斗高粱,劳累过度,堂堂七尺的北方汉子倒在这田埂上。少年的父亲大李,二十余年的队长。说话山响,在七十年代初,人家还在上纲要,他领导的生产队就跨过了黄河。当时的公社书记也要让他三分呢。村里人提起这爷两个,拇指翘得老高。汉子,真正的汉子。。。
  
  望着远去的背影,书记摇了摇头,唉了一声,世道变了,人也变了,男人女相啊,这是老李家的后代吗。
  
  一晃的光阴,娃娃慢慢的长成了小伙子,当初的少年也到了中年,老李的那代人已不再参与了农事,那些曾经的小白脸们已经成了田地的主人。
  
  今日的田埂上,泥土还散发着当年阵阵的芳香,却早已看不见了人欢马叫,默默耕耘的老牛退休了,铮亮翻滚的大犁已在废品站搁置了多年。
  
  春天,一阵阵的机鸣打破了田埂的寂静,田野的碧绿掩盖了滚滚的沙尘。秋日,又是一阵阵机鸣,一株株饱满的果实滚滚的流入仓内。
  
  淡淡的月光下,暮然回首,车上跳下了机手。头顶着灰尘,满身的汗渍,鼻梁上架着熟悉的银丝镜子,是他吗,就是那个曾经的少年吗。。。
  
  不是,不是他一人,是一代人啊。谁能说他们不是田地的主人,谁又能说他们不是穿行在田埂上的硬汉呢。